登入

帳 號:

密 碼:

驗證碼:  驗證碼 請輸入驗證碼

忘記密碼     註冊會員

  • 第三次見面

    資料來源:屏東縣聯絡處     2015/09/14

文/屏東縣聯絡處春暉志工賴明宏

用愛心、恆心及毅力來灌溉種子,卻也不是每顆種子都會發芽,但是只要其中一顆萌芽了,成長了,那麼這份信心就會繼續延續下去。

整個上午繁忙的校園工作告一段落,靦腆的向主管告假,我要去見一位即將和我維持一年模糊關係的14歲孩子。再次翻開這張保密到不行的個人資料,除了知道他家住址、就讀學校及年齡外,其他一概……沒有。這個人到底是圓的、扁的、黑的還是白的?唉…完全沒有畫面。看著窗外好到不行的南台灣豔陽,出發吧!小鬼,我來找你了。

騎著車,夾帶著快被蒸發的汗水,終於穿出城市的喧擾,在停停問問次數增加下,來到了一座所有圍牆絕不高於肩膀的村落。這是屏東鄉下特有的紅磚迷宮,每條路都一樣的景緻,細數著門牌上的數字,第一區號碼正確了,第二區也對到了,喔…真難找。「阿嬤你好!我是教官,來找阿成,他在嗎?」曬衣服阿嬤莊嚴的臉龐,嗯了ㄧ聲,回頭對著屋內,如鐘聲一般:「阿成呀,屋郎來吹哩呀,緊落來。」「教官,先進來坐啦!」阿嬤說。接著繼續曬她的衣服,留下我,也沒多做招呼。獨自環顧了四周,乾淨且極度寬敞的客廳,擺設不俗,這應該是傳說中的田僑仔,家境不差。接著一位頭髮蓬鬆揉著眼睛的小孩,乒乒乓乓從樓上走下來,此時我又嚇了一大跳,那洪鐘般的獅吼從庭院中灌來,特別是在這恬靜的午後,阿嬤一連串責怪阿成怠慢的連珠炮可說是如雷貫耳啊。

「抱歉啊,好像我的來訪害你挨罵了」,阿成以那沒靈魂的神態回我:「沒差啦,都是這樣」。「是喔!」,我也無奈的回答他。第一次的見面就在這偌大冰冷的客廳,草草地將接下來為期九天的破冰之旅所需注意事項講完,而先前滿心的期待及預想用來熱絡的話題,全沒用上。

第二次見面,活動的第一天,在集合點,我們四目很快地交集,卻也在瞬間撇開,哈,原來你也會害羞。過去和他寒暄「阿成,還記得我嗎?」得到了一個冷酷的點頭回應,我心裡想:「死嬰仔埔,我那麼熱情,你竟然……只有點頭,要是在部隊裡,早就被我盯在牆上,用唸槍掃射,用嘴砲轟炸」。忍住、忍住,一個點頭總比啥都沒有來得好,不是嗎?整天活動下來,阿成都默默跟在我後面,各項遊戲我就好似帶著身上配備錄音機的線偶,唯一的差異是這線偶,偶爾會自己裂嘴微笑並發出笑聲,而且次數越來越多,對我來說這亦是好的開始。晚上準備睡覺了,我和阿成終於單獨相處,空間裡只有電視節目的聲音和阿成不停轉台的動作,可以看出阿成對陌生環境的不安,我卻是竊笑在心,冷酷偽裝下還是看到一顆赤稚的心,終究只是一個想快點長大的小孩。「咳~咳,還好嗎今天?」得到的還是“嗯”一聲,我告訴自己,不急。然後對他說,電視看完要早點睡,明天的活動挑戰性比今天還高,各組要比賽,我會一直和你同一組的,還有明天我會叫你起床。

第三次見面,我像阿婆一般:「快點,把牙刷一刷,要集合吃早餐了」。確定阿成沒有起床氣,很快,在領隊的招呼下吃完早餐,一天就要開始。今天的課目是繩索攀降,操作高度不高,卻也夠讓人懼怕。每位夥伴在座繩完成後,仍需由教練再做確保。為了面子,阿成如同他人讓教練檢查自己綁的繩結,但在準備輪換阿成實施時,他忽然回過頭來,小聲對我說:「賴皮,再幫我看一下我有沒有綁好,我不想掉下去,會很丟臉」。話說得很瀟灑,但從語氣中,很明顯發現阿成內心的害怕和緊張,我故意不看他的臉,一派輕鬆的拉扯他的座繩,再次確保安全後,告訴他,綁得很好,等一下我會先跨出去,到你旁邊,你先看我做,別擔心,我在旁邊一定拉著你,我們一起落地。在教練的協助下,七手八腳地終於讓他跨出跳台,就在我的手拉住他的繩索時,阿成看了我一眼,原本漂移的眼光,瞬間又恢復冷峻,這個眼神變化至今仍令人難忘,此刻,我知道,他相信我了,晚上,我們聊天了。

後面幾次的見面,還是我要叫他起床,只是比先前要多了許多對話,「賴皮,洗面乳再借我用一下」。我只能回答:「知道啦!」從此,我們一起做了好多事情,過程中,阿成不曾在人前,不管是言語或是臉色有任何一絲拒絕及不悅,但是回到房間裡,可還是會對我在活動中給他的難堪多所抱怨。在嘰嘰喳喳抱怨聲中,我確定,我們的心情是~~開心的。

現在已過了兩年多,阿成也快從國立職業學校畢業了,這個孩子我認為沒問題了!